购买任何域名请联系

品牌顾问:

联系电话:

QQ:

邮箱:

康熙走《奇葩》来 台湾综艺颓败人才北上

究其原因,众多台湾籍制作人总结为:“制作环境太差,人员大量流失,说到底就是口袋没钱。”

制作费少 内地一线节目同比台湾多10倍

台湾综艺之所以有这样的现状,众多台湾籍制作人都总结为:“制作环境太差,人员大量流失,说到底还是口袋没钱。”
根据记者统计,内地晚间电视综艺节目平均单集制作费已达到15万元,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台湾最贵的综艺节目《康熙来了》的单集10万元制作费(不含蔡康永、小S酬劳),其中包含陈汉典录制费用,摄影棚租赁费、布景费、道具费、音效费、梳化费等。
然而这不起眼的10万块制作费用,在台湾也已经相当于天价了,如《国光帮帮忙》、《SS小燕之夜》等普通访谈类节目,每集制作费用仅有约4万-5万元人民币。台湾制作人香慈直言:“大概都在20万新台币(相当于人民币4万元),其实现在台湾大部分都是这个数。”
以《SS小燕之夜》为例,作为一档访谈类节目,邀请到大牌明星受访自然是生存之本,然而由于缺钱,这档每周五期的节目平均一个月才能让观众见一次大牌,节目组唯一可以做的是用其他成本来分摊,比如请了某个大牌,花了很多钱,制作人在下一期就想办法请一些价位没有那么高的明星来平衡预算。
内地的《我是歌手》、《偶像来了》、《十二道锋味》等一线节目,单集制作费都超百万元,是台湾一线电视节目单集制作费的10倍还多。
不少台湾综艺艺人都坦承,来到内地才有更多的机会去制作更好的节目。“在台湾只能是戴着寒碜的镣铐跳着可笑的舞蹈,而在内地做节目才真正有机会天马行空。”
对于时下的综艺版权节目引进,台湾制作人直言:“买版权根本想都别想,内地的制作单位也好,电视台也好,他们如果觉得国外的形态很好,就可以跟国外买版权。但台湾如果想要买,对不起,没有钱!没有办法买版权,你就没有办法跟世界接轨,所以我们永远只能在现有的状态下不停地做做做,没有什么成长,只是原地踏步而已,可是在现在这个时代,原地踏步就等于是倒退。”

台湾大牌综艺主持人现状以及未来发展

徐熙
在《康熙来了》期间,仅仅只有一次《奇葩说》第二季的客串亮相。接下来徐熙娣的事业中心也将放在和蔡康永一起合作的喜剧电影上,再接下来徐熙娣将有望和爱奇艺、腾讯视频等多个视频网站展开合作。
张小
老牌台湾主持天后张小燕目前手头上依然有《SS小燕之夜》、《super star我要当歌手》两档节目播出,她是老一辈台湾一线主持人中依然坚守台湾市场的代表。
蔡康
从《奇葩说》试水内地市场开始,蔡康永还接下了芒果TV全新节目《百万秒问答》。而在11月底《康熙来了》完全录制结束之后,蔡康永有望全面进军内地市场。不过目前蔡康永打算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放在首位,为了自己的导演处女作蔡康永也极有可能从《奇葩说》请辞。
吴宗
在《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》等王牌节目接连被砍之后,吴宗宪一度远离台湾综艺圈转战内地市场,不过《综艺玩很大》让他再度回归,并获得金钟奖提名。目前他在台湾市场还有《综艺玩很大》一档节目,而曾在优酷《我是传奇2》、四川卫视《两天一夜》等节目中出现的他,接下来也有望继续在内地视频网站主持节目。

在和东森综合台连续合作的两档节目《张菲32现场》、《张菲夜电》连续遭遇收视率低迷问题被砍之后,张菲已经彻底淡出台湾综艺圈,仅仅只在今年金钟奖上复出主持。

在多档节目停播之后,胡瓜进入了休息状态,仅留存一档节目《明日之星super star》。而在今年10月份,他在东森综合台的新节目《医师好辣》之中再度尝试脱口秀节目。与内地市场暂时没有合作。
陶晶
在多个节目遭砍之后,陶晶莹目前在台湾仅剩下《星光大道》一档节目。除此以外,陶晶莹还曾在2013年《快乐男声》、《真爱在囧途》、《最强大脑》等节目中亮相,她接下来也有继续进入内地市场的计划。

北上盘点 今年内地亮相的台湾综艺艺人超50位

据记者统计,截至目前,在2015年电视荧屏和几大主流视频网站的主要真人秀节目中,出现过的台湾综艺艺人数量已经达到50人以上,而以往甚少与内地电视节目发生交流和接触的徐熙娣等人,也纷纷前往内地试水。
除台湾综艺圈衰败这个原因外,台湾综艺人选择北上的原因很明显,一是片酬丰厚,二是舞台更大机会更多。

据记者统计,在此之前被称之为“顶薪”的蔡康永和徐熙娣,在《康熙来了》平均每集的主持费也仅为2.4万元。赵正平、沈玉琳等能为节目带来好效果的通告艺人通常是2000到3000元。宣传期的艺人无论名气大小均约为280元,即便团体成员为多人也只是这一份钱。他们在内地的收入最少增加几十倍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04-27 07:18:35